元上都历史文化研究会官网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
 
| 首 页
| 百年古都 | 学术研究 | 上都文化 | 上都研究 | 地方学研究 | 史海钩沉 | 蒙元风云 | 上都河文学 | 研究会 | 图片欣赏 |
留言板 |

谢谢诸位先生/女士长期以来对上都文化研究的殷切关注和大力支持!"元上都文化"网((元上都历史文化研究会官网)历经十余载三次改版,不知我们的努力是否达到了应有的效果?愿在文化研究和人类文明探讨的道路上永远有你们同行!元上都历史文化研究会2003年成立起,2004创办"元上都文化网"以来,坚守专心元代历史文化研究初衷,锲而不舍,孜孜以求,竭心尽力,探寻上都文化-游牧文明和锡林郭勒文化,希冀于弘扬中华文化史元代文明的篇章。以地域文化和地方学研究成果助推于人类文明的追索,为中华复兴的精神构建奉献绵薄之力。联系我们或评论网站文章 ,留言, 请发至邮箱 : sdwhyj_2004@126 com

         栏目导航 网站首页>>上都河文学>>草原新歌
  共有 5563 位读者读过此文   字体颜色:   【字体:放大 正常 缩小】    
【双击鼠标左键自动滚屏】【图片上滚动鼠标滚轮变焦图片】    
 

追忆闪电河

  发表日期:2010年4月5日      作者:张建民     【编辑录入:admin

  


    看山不看水就感觉坚硬有余,温柔不足,从柔情似水这个成语也可以看出水的分量,水在人类、动物、植物世界占据着重要的位置。

    长江黄河就好像人体的任督二脉,经久不息,使我们的大好河山无比壮阔,容貌卓群

    草原没有水,就好像一个男人,显现的只有狂躁炽热,最终在焦灼中燃烧,沸腾,融化。

    草原有了水,就好像男人有了女人,在女人缠绵悱恻,柔若无骨的环抱中,心田得以滋润,身体得以舒缓。水是圣洁的、水是温柔的、水是清澈的、水是无私的、水是坦白的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所以我从小喜欢水

       在我很小的时候,不经意间,一条小河与我结缘——小河的名字叫闪电河,也叫上都河。它流经上都镇,流经元上都。我生在元上都,长在元上都。

         第一次到小河玩是在大一点的孩子“领导”下去的,看到“领导”们勇敢地躺在水里手脚并用,翻卷水花,互相开战甚是羡慕,在我们小点孩子们的心中,敢在河里“狗刨”式地游来游去的“领导”们,形象是非常的高大,其实后来看,水也就刚没过两条大腿,深的地方他们也不敢去。“狗刨”也就是两手两脚胡乱扑腾,再后来经不住诱惑,与他们一样脱得赤条条坦诚相见,那股子兴奋劲就别提了,在我们玩水的上游不远就是一座小桥,来往车辆行人不断,可玩的忘乎所以的我们根本就顾不上“羞耻”,即便如此,倒也没有人说我们是流氓,呵呵,这可能就是孩子们特有的优势吧。当年小河的清澈见底,小鱼自由自在地游来游去,很是令人羡慕,我想了很多年也没想通一个问题就是,它们怎么就会那么的在水里随心所欲,如果人也能如此是多么的美啊,在逐渐地熟悉水性之后,一帮孩子就开始比在水里憋气,扎猛子,可怎么斗争,最多的也就憋个二三十秒钟,最后不得不放弃,看来人永远也不能赶上鱼的本领了。童年时期的闪电河水伴着儿时的欢笑见证着草原的一岁一枯荣。记得有一次,我们在河里捉小鱼,碰到一个大人也在捉,他看我们努力半天徒劳无益的样子就叫我们过去,只见他盯住一条小鱼,瞅准时机,双手合十快速插入水中,等将手伸到我们面前时,一条翻着白鳞鳞肚皮的1、2厘米的小鱼跟变戏法似的出现在我们面前,等我们正要好好看一下的时候,只见他一手捏住还在手掌心扑棱的小鱼抬手放到了嘴里,怎么样你们也试试?,我们南方人就这么吃鱼,我们怎么敢啊,那个时候也不知道鱼可以吃,更没见过生吃鱼的,这不跟生吃虫子一样吗,当时那个人在我的心中不由高大了许多,显得非常的了不起。儿时的小镇天很蓝,草很绿、很柔、很美,水很清,很多时候玩的忘记了吃饭的时间。后来大一点,小镇的人们开始学会织渔网,学会吃鱼并且尝到了鱼的鲜味,记得我三姐夫用了很长时间织了一片渔网,我就跟着他骑着自行车围着闪电河捡鱼,当时的河水很多,鱼也很多,很大。打了鱼吃不了送人,那时候不知道做买卖,也不兴做生意,也不懂做生意。私自买卖东西估计要以走资本主义道路论处。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河里的鱼变得越来越小,听大人们说是沽源县拉了网把大鱼给截住了,流到下游的鱼只有两三寸长,再后来,河水也越来越小,说是让沽源县水库把水截住了。现在,小镇的闪电河水已经断流。

        我以为,天地风水应该是共享的,尤其是土地、草原、山川、河流,应该顺其自然,不应该为了某一地方利益而损害其他地区的利益。

        闪电河水流经上都镇和元朝的上都城恐怕在千年以上了吧,真不希望这条上都的血脉断送在我们这代人的手中。我不由得想起了马致远的秋思《天净沙》:枯藤老树昏鸦,小桥流水人家,古道西风瘦马,夕阳西下,断肠人在天涯。可是留给我的景致和感慨却是:枯草河床昏鸦,小桥无水人家,公路纵横无马,夕阳西下,幸福的人儿不顾家。

       什么时候还闪电河水以原有的面貌呢,我们期待着...

       蓝蓝的天空,轻轻的河水,绿绿的草原,那是我的家...


上一篇:王翰:蒙古族诗人忧国情
下一篇:北元史演义

 相关专题:

·专题1信息无

·专题2信息无
 
  热门文章:
 · 元上都历史文化研究会理事会[77603]
 · 解读元上都—徐进昌谈上都文[57925]
 · 上都路:元朝中央直属行政建[54261]
 · 《蒙古秘史》中的乌珠穆沁地[45922]
 
 相关文章:

·没有相关文章

相关评论:(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相关评论无
发表、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
 


百年古都 学术研究 上都文化 上都研究 地方学研究 史海钩沉 蒙元风云 上都河文学 研究会 图片欣赏 留言板

版权所有:元上都历史文化研究会    技术支持:巴雅尔图
地址:内蒙古锡林浩特市锡林大街锡林郭勒文化园    电子信箱:xjc1948@126.com
蒙ICP备2021001026号-1